首页 产品中心 新闻中心 安装维修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

产品中心

神农架自动门专业生产商,竟陵人游记 5.1 我的家在天门县

来源:http://www.lkzgj.com 作者:湖北实业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:2022-08-18
摘要:我的家在天门县城据父辈告诉我,早年我家住在天门县城西门附近。日寇占领天门后,我们全家被赶出县城,我是在天门城外出生的。 在我的印象中,天门城内到处是一片断垣残壁。不

我的家在天门县城据父辈告诉我,早年我家住在天门县城西门附近。日寇占领天门后,我们全家被赶出县城,我是在天门城外出生的。

在我的印象中,天门城内到处是一片断垣残壁。不见了往日传说中气派的牌楼,和整齐的街道。我看到的,仅有一座破败不堪的杂草丛生的旧衙门,还有一座空荡荡的天主教堂。

四座城楼中,仅剩频临倒塌的南门城楼,和东门城楼。周围的城墙,大都被日寇捣毁,护城河几乎看不到痕迹。

出南门,经淌子街,通往城外堤上的正街。东门靠近东湖,过石拱桥,经小街吊楼,通往庆云关。

天门城靠近县河,周边有东湖、西湖、南湖、北湖。可称得上湖泊星罗棋布。河汊、港湾随处可见。

记得那个时候,盛夏之时,荷花、荷叶、莲蓬争相斗艳。

湖面上,用网扑鱼的,放鹭鸶叼鱼的。采菱角、鸡头粑的小船,在湖面荷叶、荷花丛中穿来穿去,一片繁忙景象,别有一番情趣,着实让人流连忘返。本县名胜古迹大都在城外,东门外有文昌阁、东关庙,南门外孝子里有胡家花园、南关庙,西门外有火神庙、龙盖寺,北门外有茶圣陆羽的陆公祠,以及陆羽先生品茶取水的三眼井。

天门县城的主要商业区,在城外堤街上。

天门县,古称竟陵,历史悠久,文化发达,地灵人杰。明清两代的官宦宅第,着落有致,气象轩昂。据说天门县干驿一代有“五里三状元,外带一祭酒《鲁祭酒》。”

城外堤上有一条七里三分长的贯通东西的主要大街,由青石板铺成,街道很窄,用现代人的观点看,那个时候的街道,最多只能过一辆小汽车。

东段叫建设街,西段叫和平街,北段叫生产街。

通往河边有三个关口,沿县城,西门叫雁叫关,南门叫鸿渐关,东门叫庆云关。

天门人下雨时,大都喜欢穿木屐子,打油布伞或油纸伞。木屐底上钉有铁钉。每逢下雨,到处都可听到蹄蹄、踏踏木屐的响声,热闹的狠,很有地方情趣。

临近县河边,有一条河街,街道很窄,且弯弯曲曲。河街上有演汉剧的戏院,有说评书或演皮影戏的茶馆。东门石拱桥头,还有天沔花鼓戏剧院。每到傍晚,看戏的,上茶馆的络绎不绝。

天门人对戏剧很感兴趣,当年捧戏子的有钱人,大有人在。有人曾说:“全省汉剧名演员,如果不到天门登台,是红不了的。有时来了名角,海报铺天盖地,鞭炮声响彻云霄。“

又有人说:“天沔花鼓戏,在其他地方是上不了台的,唯独在天门才能正式进入茶馆、戏院演出。”

天门的票友之风,十分盛行。我家隔壁就有一伙票友,他们吹拉弹唱全有。记得那个时候,他们家门口是做香火生意的,后门经常锣鼓喧天。有时,剧院还请他们登台演出。

晚上,沿河街到处都有点着马灯卖包面《馄饨》,卖甜酒、汤圆,以及卖类似石膏像糖人的摊位。每当戏院幺锣,散场时,在昏暗的街道旁,到处都可以吃到可口的宵夜。

从庆云关到鸿渐关,这一带为商贾云集之处,沿街有京货铺、广货铺、杂货铺、醤园铺、大药房,以及从事搬运行业的箩行,专卖锅盔、油条、面条的勤行铺。主要的商号有德昌永、同昶、许同兴、大春恒、顺隆祥、吴茂兴、江义兴、德厚福、童宝泰等商家。

天门最大的中药铺“童保泰”就在这条街上。在我们小孩子眼中,算是宏伟的建筑物了。店堂宽阔,水泥地面。两侧墙上有着浮雕,记得,一面是汉口的实景,有江汉关,有舟楫,有街市;另一面好象是八仙过海图。这倒是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兼收并蓄了。这里也是儿童游玩的乐园。每年端午节一到,店堂里晚上点上汽灯,灯火通明,免费发放雄黄、香药做香袋,十分热闹,小孩子们都喜欢到这里来玩。有时还能听到留声机放出的京剧,吃到香甜可口的药糕,好玩极了。

每天上午,五彩缤纷的商号布招迎风摆动,路上行人摩肩接踵,市声喧嚣,热闹非凡。与主街成丁字形的有小街、趟子街、孝子里、熊家巷、周家巷、大巷子等等。在各大码头,都设有供灭火用的人力水车。街头随处都能见到墙上挂有竹制的纸篓,上书“敬惜字纸”。城南是一望无际的荷田,名曰南湖。每逢夏日,穿行其间,清风习习,绿叶如盖,荷香四溢,是盛夏纳凉游乐之所。

每年夏天,特别是端午节前后,街上到处都有菱角、鸡头粑、莲蓬卖。那个时候,卖这些东西,是不用称称的。大都是用竹筒量,几分钱一筒,便宜得很。

明代以锺惺、谭元春为代表的“竟陵派”即源于此间,故天门地方地灵人杰。

天门还是著名的棉花、丝绸之乡,满街绸庄、花行,比比皆是。据报道,天门的棉花产量多年居全国第一。上个世纪七十年代,全国棉花工作会议就曾在天门召开。天门绢、天门印花布曾在巴拿马博览会获过金奖。

直到现在,天门留给我的印象还是那么文雅和富庶。

在我儿童时代,天门县河,可以说与我们全家老老少少的生活应该是息息相关的。

我家租住在庆云关旁的一个大户人家的房子,前面是大春恒花行,后面靠近县河。

当年,这条“不舍昼夜”的水流,是天门的主要黄金通道,也是天门人赖以生存的母亲河。

岸边终年泊满来自陕西、湖南、湖北的“民船”。记忆中以堆得很高的棉花包的帆船,一船接着一船,运往武汉,蔚为壮观。码头搬运工(当地叫“箩行”)人挑肩扛,一片繁忙景象。

客运靠的是“洋船”,一种载人不算太多的小火轮。“洋船”白天不大能见到。它的到达和开出通常是在傍晚。到达时,河里是洋船上通明的灯光,河岸上是小贩们和接客者的油灯。星光点点,人声鼎沸,又是一番热闹光景。真有点“夜半钟声到客船”的情景。

夏日,正午最热时,大人小孩就聚集在大宅门首乘凉。河风阵阵拂来,吆喝着叫卖菱角、鸡豆粑、鲜藕的小贩挑着担儿,一批批经过。天门的藕应该是藕中的上品。鲜嫩甜美不说,吃完最后一口也绝不留一点藕渣。离乡后几十年,再没有尝到这样好的藕了。

最热闹的要算傍晚。那时,烈日落山,河边的暑气消失得最早,天却还是明亮的。这是一片清凉的世界。人们都从家里跑出来享受这份宜人的河风。大批青壮年,包括小孩,干脆跳到河里去“打鼔泅”游泳》。

冬日,河边阳光最足最亮,家家就利用这可爱的阳光,晒萝卜,晒阴米《蒸熟了的糯米》……

河边,还是我童年遐想的难得空间。常常坐在吊楼前的台阶上,默默地瞩望河对岸的蓝天。那变幻无穷的云朵,编织着我心中的各种各样的故事。有时,还能看到远方隐隐约约的山峦轮廓,它能把我带到一个遥远莫测的幻想天地……

我是一九六零年八月份离开天门到长沙读书的。到现在有五十五个年头了。

二零一二年春节,重返故里,感受到的不仅仅是“物是人非”。而觉得似乎陌生得很。满街上见不到一个熟人。

那条昔日龙腾虎跃般的黄金水道,如今已是死水一潭,不见一丝活气。那丛林般的桅杆和白帆,早已无迹可寻;夜半小洋船的汽笛鸣叫声,更成绝响。我独自走下河埠的石阶,临水一瞥,黯然神伤,带走的是满腔的失落和怅惘。

县河,你也苍老如我。这,难道就是人生世道的宿命么?

记得小时候,有时傍晚,常有瞎子算命先生拉着二胡,缓缓穿过寂静的街巷,淡淡的月光洒在他的肩头。那苍凉的琴声,似乎呜咽着人生的悲苦和不平,渐行渐远,琴声渐弱,留下的是古城夜幕下一声沉重的叹息!在我幼小的心灵里,它是最早播下的忧郁的种子……。

啊,我魂牵梦萦般思念的故乡——天门。愿我去世后,魂归故里。

杨庆云

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七日于衡阳

一九六零年以前我在天门县河边画的水彩写生画

一九九八年中秋节杨氏兄弟姐妹在衡阳合影

1961年春节全家在天门合影

标签:

责任编辑:admin
不孕不育
首页 | 产品中心 | 新闻中心 | 安装维修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2002-2030 湖北实业有限公司 专业自动门厂家_自动门安装_自动门定制_湖北实业有限公司 网站地图 sitemap.xml tag列表

电脑版 | 移动版